恒思盛大仪器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恒思盛大仪器
热门搜索:

资讯生活爱吃冰的小孩

发布时间:2019-05-16 19:18:23阅读:来源:恒思盛大仪器
资讯生活爱吃冰的小孩

明明刚学会了走路那年,妈妈就带她到糖厂的冰店

“是不是这里啊?”慧慧已经有点发抖,清儿望望她露出了笑点点头。

“别插嘴啦!”乾脆不悦总是立即表现出来,慧慧吐吐舌头。

明明最爱吃草莓冰,红红的果酱淋在上头,甜甜酸酸冰冰凉凉的,他总是伸长著舌头,一口一口地舔到嘴里。後来明明的妈妈没有空,只能一周带他来一次,明明很不开心,因此常常吵著要到这里来,妈妈说:“明明,那妈妈买草莓冰回来给你吃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我要到冰店去,吃完後我还可以到公园去玩,还可以去溪上的桥去跳一格一格的木板,真好玩!”

妈妈没有办法,但明明是他们惟一的儿子,从小已经溺爱成性。

“那没办法了,你还这麽小,如果你再大一点,就可以自己去了,不用妈妈带了。”

明明望著妈妈,对于自己去这几个字似乎很有兴趣,但妈妈并没有查觉。

这一天是星期六,爸爸照例带明明到冰店去吃冰,但明明今日却与往常不同 一路上四处张望著,妈妈感到很是奇怪,说:“明明,你在找什麽东西?”

“没有啊?”明明的话很是心虚,但妈妈也没有在意。

又过了一周,星期五早上祖母托人到工厂通知,说明明不见了,同时家里也少了十块钱,应该是明明拿走的。

妈妈很是惊慌,请了假回到家,但四处都找遍了,依然找不到明明的踪迹,傍晚时,隔街的老伯告诉妈妈,溪里掉下一个小孩,因为桥上正好有一块木板裂了,小孩跳上去,整个人就往下掉,根本没有机会救他。

妈妈已经发狂了,急急的冲向溪旁,但是湍湍的水要向那里去寻明明的踪迹。爸爸也来了,他的脸上有著愤怒与哀伤,明明的妈妈知道当初他就反对自己出外工作,但这时惟一的希望就是那个小孩不是明明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明明还是没有消息,一直到第四天警察局打了电话过来说,已经找到了。

妈妈已经是痛哭欲绝,同时爸爸的眼中也有著怨责,但是如今所见到却是一个全身浮肿的尸体,追悔、怨恨都已经没用了。

当明明的骨灰被葬进坟中时,爸爸妈妈的缘份似乎也已经结束了,惟一留下就只有妈妈肚里那个三个月的小孩。

但明明还是喜欢来这里吃冰,他最喜欢在星期六下午来这里吃冰,因为明明掉下溪时撞伤了头,因此头上的血还是不停的流著,掉落到盘子上,然後他再把它一口一口的舔到嘴里,露出满足的笑容,就好像现在。

清儿指指慧慧说:“他就坐在你的後面,一口一口的吃著,像这样”

清儿低下头,舔舔盘中的草莓冰,满足而诡异地笑著。

慧慧的背脊似乎是已经麻痹了,牙齿不住地打颤著,乾脆向後望望神色很不自在,小云则拉著乾脆全身也是不住地发起抖来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空荡荡的冰店里感觉更是惊恐。

“他现在走过来了,向我要这盘冰了,他就站在”他指指小云,小云放声大叫,冲出了门,乾脆拉起几已昏倒的慧慧,说:“喂!你也别这样吓人了,很晚了,走吧!”

乾脆安慰慧慧说:“这不过是故事,别怕别怕!”

慧慧哭了出来,清儿端起草莓冰,放在隔桌,轻轻地说了一句,乾脆心想她定是故弄玄虚因此也不在意。

走出门清儿的眼眶中似乎也含著泪,乾脆有著疑惑,但清儿随即用手拭去,脸上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色,但从眼神中依旧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激动。

小云虽是害怕终究不敢自己回家,乾脆说:“清儿你住在那啊?”

“我啊!就住在附近!”

“那我们走了哦!”

清儿点点头,骑上几是全黑的单车,黑衣黑裙、黑鞋黑袜,身影隐没在黑暗中,看著她的背影三人突然觉得一股凄凉感直涌而来。

ps:写这个故事,其实已经蕴酿很久了,但下一段可能要晚点再post了,我不知这个故事要写多长,但终究是完成了一个心愿,也纪念清儿姐,我没有听过她说的故事,但一直以来我还是觉得她是最会说故事的人。

微机控制万能电液试验机

WTWD-5t万能试验机

微机控制万能试验机

UTM4304微机控制试验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