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思盛大仪器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恒思盛大仪器
热门搜索:

资讯生活楼 犁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5-17 05:20:22阅读:来源:恒思盛大仪器
资讯生活楼 犁(下)

(4)

当黄威醒来时,东方已经蒙蒙亮。他头痛欲裂,身体酸麻至极,胸口一会冰冷,一会燥热,有数股来历不明的劲气在他体内左冲右突,好不难过。

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那个女子已经不见了,在他眼前的草地上,坐着两个陌生人。

左边的是位男士,鼻梁上架一副大号的深蓝色眼镜。右边的是位美丽的少女,黑亮的长发上有只淡紫色的蝴蝶结。

黄威看着男士那厚重的镜片,疲惫道:“你们是谁?业风呢?”

男士道:“业风?果然是她们......我叫林步虚,这位是我的朋友叶无双。我们到这里时,你就已经是一个人。”

林步虚和叶无双是国家公共安全部特别行动署的主要成员。他们的组织又称no.3,专为处理某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件而设,共有成员五人。(请阅‘血蝴蝶’)

黄威喃喃道:“她走了......”

林步虚站起来,看着东方发白的天空,默然不语。

叶无双转头看着林步虚沉郁的面色:“他怎么样?”

林步虚缓缓摇头。

黄威两眼茫然:“我能相信你们吗?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林步虚点头:“你知道自己是谁吗?”

黄威:“她说,我是火灵的强者,拥有火之权仗......”

林步虚:“不是她,而是她们。业风有二人,一为业,一为风。业是人首豹身有双翅的恶灵,风和她同体而生,天生至善。传言数万年前,业风做大恶,被神镇于泥犁地狱第四重的楼犁。现在她们竟借七月十四狱门打开之际逃离,此前我曾追上她们,那时她们已经夺取了十三名少年的元精托化人身,现在更吸取了你的纯阳元精,估计很快就会炼成真身。”

黄威颓然道:“炼成真身会怎么样?”

林步虚:“炼成真身之后,她们身上的咒符将失效,就可以大摇大摆在人世为非作歹,楼犁的火甲金卫也奈何不了她们。”

黄威:“也就是说,她们不会再回到地狱了?看来她没有骗我。”

林步虚:“不。炼成真身的是业,不是风,没有真身的风依旧会被抽回地狱。”

黄威猛然抬头:“什么?!”

林步虚黯然:“此次你元精被夺还能不死已是大幸,至于风,楼犁关闭之前必会被镇回地狱,谁也阻挡不了。”

黄威额头青筋暴跳:“没有任何办法吗?”

林步虚凝视着他,道:“你害了风,还害了自己!怎么做,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

黄威大脑轰鸣,颤巍巍站起:“我害了风!还害了自己!我害了风!还害了自己!......”

泪水止不住地唰唰流下,他痛呼一声,踉跄着向山下跑去。

叶无双要跟上,被林步虚抓住手臂。叶无双紧张道:“步虚,你怎么说这么重的话?他已经快要崩溃了!”

看着黄威逐渐消失的瘦弱身躯,林步虚目中清澈:“他是天生火灵,级别比我的月精灵都要高出很多倍。如果这一点点刺激都承受不了,如何能够驾驭火之权仗!”

叶无双:“可是......”

林步虚:“没有可是。除非他苏醒过来重新支配火之权仗,否则谁也奈何不得获得真身的业。”他转首凝视叶无双,“知道什么是业吗?古语里,业就是罪孽!”

叶无双:“那我们呢?”

林步虚:“我在他体内种下了真言烙印,无论他到了哪里都能被我找到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。能否催动火之权仗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(5)

黄威行尸走肉一般在山林里走了一天,等他发觉肚子饿时,白日已经西沉,天色转阴,雷鸣起时不片刻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他瑟缩着躲在一棵树下,双手环膝,两目无神地盯着茫茫的大雨。

只是一天而已,他就瘦了整整一圈,眼镜早不知丢到了何处去,失神的眼眸中两团红晕正在缓慢扩散着。

他只有十六岁,可是他必须承担这些。这是他的责任。

黄威抱紧膝盖,努力使自己离雨水远些——虽然那没有什么作用,他实在不喜欢湿润的东西,过去如此,现在尤其如此,那是他生命底里早就铁铸了的习惯。

可是,雨水还是无情地洒到他身上,全身湿透,冷冰冰的寒意从四肢蜘蛛网一样蔓延上来。胸口的憋闷却似弱了些,有股暖暖的热气在心脏处盘旋着。这使他稍微觉得安定些。

雨,还在哗哗地下着。

黄威忽然觉得头顶上方不再有雨点坠下来,抬头一看,有一只白色的猴子站在树枝上,手里撑着一片大大的芭蕉叶。

他看着它,它也看着他。它有一对精红的眸子。

片刻,它突然跃上树梢,消失在茫茫的大雨里,而它手里的那片芭蕉叶却盘旋着落下来,轻轻巧巧地落在他的头顶。

黄威愣了一会,然后就那么任凭芭蕉叶覆在他头顶,闭上眼睛倾听着雨点打落在芭蕉叶上的叭嗒叭嗒的声响。

无边的困倦席卷而至,过了一会,他竟然睡着了。

梦。鲜红的梦。

无数举着兵器汹涌而上的人,他们染血的面孔那般恐怖

他梦见自己拿着一柄拐杖般的东西,身前的女人张着魔?挠鹨碓谌巳豪锲鸱咀牛柯涞匾淮危土粝挛奘乃朗?/p>

他谁也不能帮,被定身一样呆呆地看着杀戮的进行,心里充满了悲哀。

然后,人都死了,只剩下他和她。遍地是尸首和倒插在地上的刀剑,末日一般的景象。

他俯身看一个将死未死尚在呻吟的人,那人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前襟,怨恨而绝望的表情让他不寒而栗。他大骇起身,没想到那人只剩下了上半身,竟被他一扯带了起来......

啊!

黄威大叫一声醒转过来。

雨早就停了,天上明月如轮。

颤抖着,他擦去脸上的冷汗,又是一个噩梦。为什么噩梦总是和他过不去?

他枯坐良久,然后站起来,混混厄厄地绕着山坡向南走去。

(6)

当黄威刚刚转过山坳,就定在那里。

天上有月。月下有湖。湖中有女。

银色的月光飘洒下来,如同缎带一般缠绕着那个女子。女子高昂着头,全身赤裸,背后生出一对亮闪闪的黑色羽翼。

她似乎没有重力,离水面三尺悬浮在空气中,湖水滋生出一层一层的圈状水旋,将星星点点的黑亮小珠投射到那女子体内。女子下肢已经生长出绝非人类的片状鳞片,闪着冷幽幽的光泽。

空气里弥漫着邪恶森冷的气息。

业风!不,应该是业!罪孽的代言人,邪恶的使者!

黄威能够听到胸腔里的怒吼声,被欺骗的怨恨和无边的愤怒蓦然爆发出来,他双脚一顿,脚下竟腾出火光,然后身体就如一发炮弹,直直向湖心的业射去。

他的身体愈飞愈快,到后来周身都卷在一团艳红的火焰里,隐有雷鸣之音。

他也不知自己竟有这样的力量和速度!

湖心上方的业忽然转头诡异一笑,身体轻旋,脚下的湖水滔天而起,转眼就把黄威卷住。

蓬~~~!

浪花四射,湖水沸腾。

黄威周身火焰即刻熄灭,他大喝了几口水,只觉周身被无数股巨力缚住,动弹不得。

一股龙纹密布的水柱擎起,黄威裹在其中,被举至业的面前。

业格格笑着:“小傻瓜,说你傻还真的傻,以前如此,现在也是如此。不知道这里是湖吗,还没命地往这里冲?也好,你是好人,杀了你,你可以上天堂,而你的风下地狱,你们还是永远不能在一起。格格格......”

黄威狂怒:“丑女人!你这个丑女人!我要杀了你!”他骂的话,恰恰是所有女人都最不?敢馓幕啊?/p>

业面色一森:“哼!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!”

手一挥,一道白茫茫的能量波带着刺耳厉啸飞出。

忽然,裹住黄威的水柱一震散开,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缕银白的细丝将黄威缠住,闪电般扯往湖岸。

蓬!能量波击在湖水上,击起数米高的巨大水花。

业愣住,转首看时,远方林步虚双目蕴寒,踏水奔至,他脚下无数道水纹水箭正卷成一颗庞大的水球先期到来。

业震怒,推手掀起巨浪对压过去。

轰轰然,湖水如同开锅的沸水,浪花狂卷。

惊涛骇浪中,传来林步虚空蒙若虚的真言:

“吾法芜天,天法自然:芜;天;九;雷;决!”

天色暗了暗,倏忽间,一道蓝汪汪的厉电直射而下。

林步虚修炼的法门属于冰蓝普世尊者的攻击性真言结界,主水系,而雷系真言多为水系的辅助真言,力量往往暴增数倍不止。林步虚从未对凡人用过此决。

武汉企业资质办理

汉川建筑资质

韶关地区劳保服

珠海市劳保服批发